关闭
搜索热词搬这儿啦!
网站公告
· 诚聘网站管理
· 蓝钻会员可查看
· 赚取积分(下载豆)的方法...
· 注册会员无需等待管理审核...
· 欢迎广大蒙古语教育工作者...
 
新闻中心 - 其他新闻

将蒙古人历史提前了4500年的中学教师

2013-1-28 15:05:14   来源:蒙古语教学网             编辑:admin    浏览:1192    【共1条评论】 【我要评论

——访魏文成谈其写的论文《夏人胡(匈奴)人语言是蒙古语》

    魏文成,蒙古名字:Alamas Coluu[阿拉玛斯 超陆],系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佛寺镇蒙古民族学校中学部的高级教师。他作为辽宁省唯一的蒙古学研究者,而且是唯一的一位农村中学高级教师(副教授级),以一篇《夏人胡(匈奴)人的语言是蒙古语》的论文,入选《中国第三届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并在蒙古语言分会以及蒙古历史分会上分别作了专题发言,受到了研讨会上与会中外蒙古学专家学者的好评。

    对于夏人、胡人即匈奴是上古蒙古人,蒙古人早有感觉。但是,对于夏人、胡人即匈奴他们的语言究竟如何,世界上一直还没有定论。虽然我们蒙古人觉得胡人即匈奴是我们的祖先,但是,世界上的学者一直无法全面系统的破解胡人即匈奴语言。从语言上讲,日本学者白鸟库吉先生是第一个借中国历史记载中的零星资料企图将匈奴语言归类的学者,但是他自己也游移于突厥和蒙古两种可能之间。最终被后来的所谓的阿尔泰语专家否定,他的研究无非表明突厥和蒙古等阿尔泰语曾经从匈奴语中继承和吸收了不少词汇,但不能证明匈奴语属于两者之一。蒲立本(Edwin Pulleyblank)反用中国史料证明匈奴语和阿尔泰语互不相容的几项特征,提出匈奴语甚至不属于阿尔泰语系,而可能与叶尼塞区域的几种语言有关。而胡语即匈奴语[Hun Language],更是被定义为:所谓匈奴语,即是指中国历史上的匈奴人以及欧洲历史上的Hun人(匈人)所使用过的现已消亡语言。

    而魏文成即AlamasColuu先生的一篇《夏人胡(匈奴)人的语言是蒙古语》的论文为世人揭开了夏人及其后裔胡人即匈奴的语言是蒙古语的庐山真面目。

    魏文成即AlamasColuu先生的这篇论文《夏人胡(匈奴)人的语言是蒙古语》,从三个方面来破解夏人胡人即匈奴语言的:

一、夏胡汉音译词表音同与蒙语

    他从《尚书》《夏本纪》《匈奴列传》《匈奴传》等史籍中的夏、胡汉音译词来比较夏胡(匈奴)语与蒙古语完全相同,他发现汉代史学家司马迁班固等人采用是通过切拼方式记录夏、胡人语音的,是用两个字为一个字注音的中古反切注音的发展延续。使他能够透过文字表音,从而揭开夏胡语言的庐山真面目为蒙古语。

(一)夏胡汉音译词语音为蒙古土默特音

1.夏朝前后华夏语中的蒙语音词

    在这里他举了很多例子,我们节选其中的几例:

    ⑵颛顼(前2514~前2437),是蒙语:[zhuanxu]即入夏。可能生于立夏,故起名“颛顼”。他建立了夏前朝,颛顼之孙夏禹所建夏朝称为夏后,正好与之相应。颛顼为上古五帝之一,黄帝之孙,父昌意(蒙语:[sain],好的、英俊的)。是黄帝与嫘祖的次子,封于若水娶蜀山氏女昌仆[sang pu]为妻,生颛顼高阳氏。高阳,蒙语:[under nar],唯夏才有高阳,与“颛顼”蒙语名[zhuanxu],即入夏正吻合。有圣德立为帝时年二十,居玄宫又称玄帝。

       ⑶鲧,颛顼之子,夏禹之父。鲧,汉语释为:一种大鱼。实为蒙语:[gun]即“深、盛”之意。夏鲧,蒙语:[zhuan nu gun]意思是“盛夏”,看来鲧盛夏生人。尧封鲧为崇伯,纳有莘氏女志即修己。梦流星贯昴意感,吞神珠薏苡,胸坼生禹于石纽。以治水不力之名被杀。

⑷文履己,蒙语:[ulji usg]意为有吉祥纹。

夏禹虎鼻大口,两耳参镂,首戴钩,胸有玉斗,足文[un]履[li]己[ji](蒙语:[ulji usg]汉蒙语序相反,意足下有吉祥纹),故名文命(蒙古名:),字高密戈壁。尧命为司空,继鲧治水成,尧美其绩,赐姒姓,为夏伯,故谓伯禹。天下宗之,谓之大禹。年百岁崩于会稽。

    这说明夏朝的夏民族的语言也是蒙古语。

 

2.汉朝史书记载的蒙语词

    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

这说明夏人即夏后氏是胡人即匈奴人的祖先。而先生就是通过这个司马迁记录的《史记·匈奴列传》中的话进一步揭开了夏人胡人语言的联系。他破解了很多历史记录中现在难以破解古代胡人及匈奴语:

    ⑴匈奴,汉语语音为xiōng nú,而实际记音为:hunu,这个词是蒙语:[hun],意思:人。

    ⑵山戎,shārū,蒙语:[saruul]即 “光明、晴朗、开拓、开疆拓土”等义。

(二)胡语汉译整句彰显蒙古语音丰采

    先生在这里通过对班固记录的《汉书·匈奴传》中的整句被汉译的话语来揭示其蒙古语的本质:

1.《汉书·匈奴传》载:“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是蒙语:Emune zug tu yeg Han ulus baina,urune zug tu huqirheg Huu ulus baina, Huu geqin Tengrilig huu!


    ⑴胡,胡人自称,而非“匈奴”。胡,蒙语:[huu],即儿子。胡者,天之骄子也。蒙语为:[Huu gegqin,Tengrlig hu!]是典型的蒙语句式。胡,与蒙语[huu]即“子”对应,无可辩驳的说明胡语(匈奴)就是蒙古语。胡人,蒙语:[Huu hun],即男孩们,上天的儿子们。

2.单于者,广大之貌,言其象天单于然。即蒙语:Sarulqi gegqin sargul dardang durem tie,yerhu ni Tengri in Sar mutu!


这是个典型的蒙语句式。其白话解释为:单于就是使其(疆土)广大的样子,说他像天空中的月亮一样。载于《汉书·匈奴传》:单于姓挛鞮氏,其国称之曰“撑犁孤涂单于”。匈奴谓天为“撑犁”,谓子为“孤涂”,单于者,广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单于然也。

先生说,在这个句子当中的“单于”是最费脑细胞的的词语,因为这个词语是所有的胡语即匈奴语,现在最走样的词语。他在文章中是这样解释的:

    ⑴单于:记音saru,是蒙语“[sarul],即(使)光明、(使)广大、(使)开拓、开疆拓土等寓意。以及[sara]即“月亮”之意。单于是像天空的“月亮”照亮黑夜,不断由小变大开疆拓土,给人民带来幸福与光明的领袖。即“开疆拓土者、开拓者”。词根[sara],即“月亮”,,为动词转化成的名词,有了使动用法,有了“使其疆土不断的像月亮一样,变大变得光明的领袖”意,故为“开拓者”。而北方方言s与sh不分故其记音为“山”或“单”。“单于”的“单”读为:shàn,非chán。于,应为古本音ru不读yu,即sharu,蒙语:[sarul]。西部蒙语往往s与sh不分,汉语北方方言区也多平翘舌音不分。r声母与ü、i声母不分的地区。如“光荣”之“荣róng”为yóng。反切注音为:荣róng,永兵切yōng。容róng,余封切yóng。东北方言中将r 发成i,热,读yè;日,读yì;肉,读yòu。这也反映在记音中。请看:

单,、、,dān,shàn,chán;《唐韵》都寒切。《说文》大也。又《广韵》市连切《集韵》时连切,并音蝉。《广韵》单于。

于,,yú;《唐韵》羽俱切。又淳于,县名。今密州安丘县,古淳于国。其表音为:

因此,“单于”就是蒙语:[sarul]意思是:“开拓者”之意。即[sar]月亮。意同“山戎”。本为[sarul]与[sar],被音译为“单于[sharu]”,后读成shānyú,现读成chányú,被完全汉化。说明当时的史家音译时,较准确把握胡(匈奴)语即蒙语音与汉字读音的关系的。只是后世汉字的白读及拼读方式的丢失,最终导致“胡语汉译词”读音的失真与失义。

此外还有整首的匈奴诗歌被翻译成汉语,也被先生重新复原:

4.史载匈奴民歌为蒙语诗歌

史载匈奴民歌: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为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胡人(匈奴)对失去赖以生存的祁连山焉支山的无限伤痛。据说有很多学者曾试图翻译而未成。

而先生尝试进行了重新的翻译(蒙译诗见图片),这首典型的蒙古歌曲。将汉语译诗重新译回蒙古文,目的是让读者了解汉朝时代胡人(匈奴)即古代蒙古人的忧怨。他同时也希望作曲家能还原其曲调,复兴远古的历史文化。这首忧伤的民歌,不仅从文字内容上还是从风格上,都属于坚强不屈的蒙古民族的祖先——胡人即匈奴!

(三)从单于名称发现胡人(匈奴)为现代蒙古人的祖先

    先生说:史书中有很多单于的名字,从其名字的语音看也属于蒙古人。请看他的文章里的举例:

1.头曼单于,tem,蒙语:。[tʉmen],土默特音[temen],意为万、万众。出自《史记·匈奴列传》载:“当是之时,东胡强而月氏盛,匈奴单于曰头曼。”

2.冒顿单于:,有林木的开拓者。冒顿,蒙语:[maudun]。

4.老上单于,。蒙语:[lau sang]即:龙仓,有龙的仓库。

5.军臣单于,蒙语:[jesun]符合土默特音: [jisen]即红铜的。

他举了很多例子,我们只能选几个以飨读者。

二、从地名上看,胡人即匈奴人也无疑是蒙古人

    先生说:史书中有很多地名,从其语音看也属于蒙古语地名。请看他的文章里的举例:

白登,bedeng,蒙语]就是土默特音[bedeng] 鹌鹑之意。即历史上的胡人即匈奴单于冒顿将汉高祖刘邦困在白登山即白登之围之山。

涿邪山,一作涿涂山。在今蒙古国境内满达勒戈壁一带。蒙语:[tuyaa uul]阳光山。也就是早晨首先照到阳光的山。

稽落山,qilao, 蒙语[culau uul],石头山;在稽落山属于今蒙古境内杭爱山。

燕然山,ilan,蒙语[ilain uul]即苍蝇山。今蒙古杭爱山。

三、英语中与匈奴有关的词语的语音显示蒙语音特征

    先生说:在西方史书史书中有很多英文匈奴国名人名,从其名字的语音看也属于蒙古人。请看他的文章里的举例:

1. hun,匈奴的英文的书写来看就是蒙古人

    匈奴的英文名是:hun,英语是再明白不过的拼音文字,记录的就是语音,故较忠实地记录了语言的原始语音Hun[英][hʌn] [美][hʌn],Hun发音与蒙语:[hun],意思就是“人”非常像。因此,英语:hun,就是蒙语:,即是“人”的读音。

2.Hungary,匈牙利,英文为:the Republicof Hungary的HungaryHungary[英][ˈhʌŋgəri:] [美][ˈhʌŋɡəri]就是蒙语:[hun garui],即很多人、集团等意。故匈牙利的马扎尔人实为胡(匈奴)人即的后裔。……

    因此,他认为西征欧洲的匈奴人[huns]也是蒙古人。

    由此得出最终的结论:

根据史书中的夏胡汉音译词语音的复原,说明夏朝人以及胡人(匈奴)在语言上说的就是蒙古语,与今天的蒙古语言是完全相同的。说明土默特人最具代表性的胡(匈奴)人后裔,而土默特人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代子孙,而胡(匈奴)人又是夏后氏子孙,因此,蒙古人就是夏禹的后代,属于缔造华夏民族的主体夏民族。这说明夏人胡人(匈奴)就是蒙古人的祖先,蒙古历史有着灿烂辉煌的四五千年的历史。

     魏文成即AlamasColuu先生参加了这次“中国第三届蒙古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他的论文《夏人胡人(匈奴)的语言是蒙古语》受到了与会专家的好评!他的论文属于综合性的历史语言研究。而不是单纯的语言研究。因为,魏文成先生重点是对于夏语、胡语即匈奴语言的研究与挖掘,并证明它们是蒙古语。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揭开蒙古人的上古历史。所以,大会组委会将魏文成即Alamas Coluu先分到了“蒙古语言文字”组。

    于是,他在12月3日下午参加的“蒙古语言文字”分会上,专家学者们听了他的发言介绍,都很感兴趣与震惊。内蒙古自治区社科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副所长张双福研究员评价说:你研究的是很多人没有能够研究透的冷门,属于对蒙古学的发展,属于蒙古学研究的前端课题。尤其是《匈奴歌》翻译的特别好,这是世界级的难题,被你解决了。希望继续研究不要放弃,为蒙古人的上古历史研究做出贡献。

    由于魏文成即Alamas Coluu[阿拉玛斯·超陆]的研究夏语、胡语即匈奴语为蒙古语的目的是为了揭示上古蒙古历史语言,原则上应该分在“蒙古历史”组内进行讨论更为妥当。这一点先生与负责大会分组讨论的内蒙古社科院的艳春小姐说明之后,艳春小姐就让他到“蒙古历史”小组与研究蒙古历史的中外专家学者交流交流,因为历史小组的人相对比较少,有比较充裕的时间。而先生的这篇论文主要是为了揭示上古蒙古历史即夏人胡人(匈奴)的语言研究这一世界学术瓶颈。于是在12月14日上午,先生又参加了“蒙古历史”小组的研讨,并在讨论会上用蒙古语作了发言,受到了中外专家学者的好评。蒙古族科学史研究所所长孛儿只斤·旺其格博士给与了高度评价:全面系统的破解世界学术界的难题:胡人即匈奴语的归属。他们评价说:我们自己的蒙古学学者将蒙古学的研究,由研究以蒙古帝国的成吉思汗时代开始的860年的历史文化,变成研究四五千年的上古蒙古历史!应该是本届蒙古学国际研讨会对世界蒙古学研究的重大贡献!从此蒙古学的研究,由单纯的以研究《蒙古秘史》为主的蒙古学,已经向着上古蒙古史的研究领域拓展,说明中国的蒙古学研究已经领先于世界蒙古学的研究。(魏文成供稿)

打印此文】 【关闭
关键词:教师,中学,提前,历史
上一篇:CCTV揭晓《感动中国》2012年度人物
下一篇:1940年呼和浩特市诸寺庙简况
现在有1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注意: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网站对网友评论不负任何责任!
1楼   2015-7-19 16:04:31   匿名   110.17.64.110
很赞同魏文成即Alamas Coluu[阿拉玛斯·超陆]的研究成果,感谢的辛勤劳动和解开历史谜团。
发表评论
登陆     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2011-2012 蒙古语教学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 QQ:292492609 QQ群:51462400 Email:mgyjxw@163.com

注册会员:32448 人

会员在线:10151 人